科学的验证─吴慎的音乐为什么能治病?

「吴教授的音乐,协调自然,不同于古典音乐,每次聆听都有不一样的感受。所以,我每天在家、工作和开车时都听着这种音乐。有许多音乐都很好听,但对我没有医疗效果。只有吴教授的音乐有着很神奇的医疗能量。」

-美国脑神经科专家淋巴癌患者哈雷博士

为什么只有吴慎的中国音疗能够进入人体皮肤窍穴、延其经脉、疏通气血、调养五脏,达到养生延年的效果?

关键就在于吴慎独创的旋律与旋律中独特的声波能。

DSC04523

进入δ波的深沉生命波强化生命波

吴慎教授将中国数千年蕴藏着高智能能量及深奥的哲理文化,用音符和声波能传递给人们,通过五音声波做载体,进入人体皮肤窍穴,可以延其经脉、疏通气血、医治五脏,进而达到袪除疾病、养生延年的效果 。

吴慎中国音疗对人体理疗的科学验证,在医学上,已经有美国迪斯尼医院芬格兰博士与吴慎合作治癌的临床医学报告;以及夏威夷大学医学院助理院长及主席罗桑.贺立庚博士,使用吴慎中国音疗对重症末期患者治疗,证实音乐确实能将癌末病患的生活质量提高。

另一方面,吴慎中国音疗对人体的独特疗愈力,除了医学的实证之外,近日在台湾中央大学张荣森教授的光电科学仪器中,更确实验证了吴慎教授的中国音疗对身心的共振,可以作用在深层的α、δ波,强化生命波。

2006年7月吴慎受邀来台湾进行一系列音乐治疗的学术座谈与公益演出活动。7用15日下午,由国际医学研究基金会、音乐心灵推广协会及身体工房心灵文化联合在台北集思国际会议中心举办的「乐先药后研讨茶会」,由崔玖教授主持,邀集各方医学专家、音乐家以及各领域的专业学者,针对音乐治疗的推广进行深入探讨。会中,吴慎教授报告了自己数十年来在中国音疗的研究与创作,同时与大家分享自己与芬格兰博士合作治癌的案例。

在听过吴教授的报告之后,中央大学张荣森教授立即透过光学仪器,显示声波共振在人体所产生的经络穴位及脑波变化。张教授非常欣喜,音波治疗已经有如此珍贵的实证报告。过去,张教授曾透过光学投影出等高线,绘出脉象,验证中医七穴位。此外,张教授也透过光学仪器,证实在将耳朵隔音的情况下,特定的声波打在手腕的脉搏上,可以使身体产生共振,也使对应的五脏六腑产生变化。这些验证完全吻合吴慎教授在中国音疗上,五音通五脏的研究。也就是音乐除了透过耳朵之外,也透过声波共振的原理,直接影响体内的五脏六腑。

张荣森教授

            张荣森教授进行仪器测试及说明          

共振的原理,就如同荡鞦韆一样,当共振频率对了时,幅度就会增加,共振频率受到相反力量阻挠时,幅度就变小。虽然表面上, 音乐不像打针、吃药那么强而有力,但以共振的原理来看,音乐的影响是相当深远的,像雷射之所以会有很强的能量,就因为它本身就是共振的缘故。

透过仪器显示,我们看到,在声音共振下,脑波也会发生变化。β波显示我们处于一般活动状态,α波、δ波显示我们进入深沉放松或禅定状态。张教授先以试验方法,使受测者进入α波、δ波状态,然后使用角、征、宫、商、羽五种音波,让大家看到每一种音波都能集中在受测者脑波的δ波层产生作用,强化δ波,δ波是生命最深沉的生命波。现场张教授也使用了吴慎教授的音乐,证实吴慎教授的音乐确实能够强化受测者的δ波,激发生命波,产生良好的共振,而这样的共振正是可以治疗疾病的。

现场与会的专家学者,对吴慎教授的实证研究成果以及运用中国音疗推广预防医学的概念,都非常肯定与赞同,认为音乐治疗的确是未来值得努力方向,目前国内许多安宁病房也都相当重视音乐治疗,相信吴慎的中国音疗将可以造福更多人。

 和宇宙共振的低频声波

吴慎教授

在研讨会后,吴慎教授又与张荣森教授进行深入的测试。测试的结果发现,吴教授随时可以让自己的脑波进入δ波状态。更特别的是,吴教授说话时的声频可以出现48Hz的低频。根据医学研究,48Hz的低频是一种特别的声波,它可一平衡交感神经与副交感神经,付交感神经得到调整,可以恢复自愈能力,免疫功能的提高自然有着扼制癌细胞的功效。也就是说,吴慎的声音就具有医疗的能量。

         更让科学家们吃惊的是普通人左右脑电波是上下一起波动的吴慎使专家博士们振动是与因为他与普通人的左右大脑不同,奇怪的是他的右脑比左脑大三倍,这更引起了顶尖科学研究团体和医学界的高度重视。

闗于脑波,我们请教了研究地球物理、脑波和信息医学多年的陈国镇教授,对脑波做深入的了解。

β波(>13 Hz)是醒着时的状态,属于意识层的觉察范围。

α波(8~13 Hz)是刚闭眼睡觉时,或清醒时闭目入定状态,此时脑波可以和地球电离层的基频产生共振。这个频段是意识连通潜意识的桥梁。

θ波(4~8 Hz)是一般人酣睡的状态,能与大自然共振的波长,超出电离层的范围,是地球直径的数倍大,心灵的活动空间变大。有天眼的能力,可以穿透时空的障碍。

δ波(0.5~4 Hz)无时空障碍的心灵状态,心灵可活动的范围变得更宽大。

关于声波,陈国镇教授指出,一般人说话的声波频率,男性约在95~142 Hz,女性约在272~558Hz,而吴老师的声音却被测出含有48 Hz的频率,这是一般人都不容易出现频率,而且这个频率相当特殊,属于可以进入天人合一的能量状态,也可以启动他人的动能,带动身体的共振。这种低频的声音,耳朵听不见,但身体、细胞都会与之共振。

陈教授根据自身多年的研究说明:每个人的身体都有低频频谱,透过低频频谱的共振,生命体才能形成。当身体能产生低频共振时, 身体和天地便能接通信息,进入近乎天人合一的状态,对身体的健康能产生修复的状态。人体在进入深度睡眠时,就是进入这种低频共振态,所以正常的睡眠对身体机能的修复非常重要。

陈国镇教授推断,吴慎教授年轻时的声音应该不是这么低频。如今,吴慎之所以能够达到这个低频层次,应该与他的修行有关。

现代的学术专业和本位主义,让每个人都象是一个孤岛一样,知觉的范围既狭隘又独断。这是有「术」无「道」,无「道」则无「本」。任何创作,都要有本才能对生命有作用。如果只修术而无道,人的层次是不会进步的,唯有修心修德才能不断增上。

吴慎教授回忆自身的经历,表示年轻时的声音,确实不是这样。应是多年来用心在音乐治疗,心心念念希望救助更多人,才达到这样的心灵层次。

陈国镇教授特别强调,身心灵的工作,要有修为的人才能去研究、证实、量化。所以一个要从事身心灵工作的人,一定要由狭隘的位主义,不断的修心,让胸襟和度量越来越宽大,才能由孤岛逐渐连结成一片大陆块,和天地同频共振,进行身心灵的工作。

吴慎回忆自己静心创作时、在演讲时,的确会有一种混混沌沌、与天地相通的超时空状态,这正是已经超越本位主义与天地同频共振的状态。所以,吴慎教授宛如上接千古辽阔的时空在创作演奏,自然的接收了伏羲、老子、庄子的先人智慧,而成就中国音疗中的千古回音。

这类与天地同频共振的乐曲,它的主旋律一定是低频,同时每种乐器的频段不同,音乐演奏的节奏要慢。旋律和旋律之间不能转得太快,因为在转接时,音和音之间的过渡太快就会产生高频。古人深知这个真理,所以古乐的演奏完全遵守这个法则,像古琴和埙。低频的音乐也使声波影响的范围扩大,像鼓音的低震动可以撼动极大的范围。现代科学发现,象群常以低于5Hz的超低频声音彼此联系,因此得以在广大的非洲草原上传递讯息,联络象群。

就物理而言,要形成一个系统,要有整合系统运动的力量,才能形成一个整体。好比企业界的愿景和默契,那是低频信息的交流, 也是联系企业存在的主力;而日常的工作事项经常是高频信息的交流。我们人类的生命和身体的生成,也要依低频而生成。生命之初的单一细胞,经分裂为二个细胞,此时即有个低频整合这个新组织。如此二而为四,四而为八,十个月后几兆个细胞构成的复杂人体,形成频率更低的信息波来整合这个生命体,让庞大数量的细胞群成为一个个体,也就是成为一个人。

如果一个人的频率紊乱,系统的整合就会出问题,身心就会出现各种奇奇怪怪的病状。现代人虽不懂得静坐以宁静修心,但透过这些低频的音乐或声音,同样可以调整身体的频率,让身心更统整和谐以获得健康。

科学的发达,让原本不可测的经络、穴位,包括气功的物理性如电、磁、光或热,都能透过仪器测出来。但真正关键而无法测量的是「德」和「善」,这才是我们真正要努力的方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