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雷博士音疗见证

posted in: 音疗见证 | 0

Master Shen Wu, Dr.Hardley and his wlife

Dr. Hardley & Master Shen Wu
Dr. Hardley's Award
我是一位神经科医生、今年50岁,身体一直很健康。几个月前我把左膀子上有一棵瘤让医生拿掉了,病理报告显示是一种极恶性肿瘤,这是一个发展非常快的癌症,会很快浸浊局部以及系统部位。

我知道我的工作压力很大,自己工作太辛苦,常常睡眠不足,不顺心不愉快,这些均会对我免疫系统产生不良形响。当我得知自己的瘤是恶性肿瘤时,这自然是一件很不幸的消息。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我却忙得没时间多去想它。

然而,在二个月之间,在原来去掉瘤的地方又现了一个小块东西。因为皮肤科医生不认为是癌肿块,所以只做了一小点切片,没有进行一个完整的切片。不幸的是这个切片又显示出竟是癌细胞。这位皮肤科医生,两位肿瘤科医生及两位肿瘤科外科医生都对这一个皮肤癌快速转移很吃惊。我对自己患有威胁生命的绝症癌病极为震惊,但我并没像那二位肿瘤外科医生那样吃惊。几个月来我自已知道我工作的压力如不改变的话,定会损坏我的身体健康。我唯一吃惊的是我的预感如此之快地变成了现实。

多年来我对精神与人体的联系有浓厚兴趣。有一种专门研究精神与人体联系的科学分支术称为心理神经免疫学,这是指人的精神通过大脑神经与免疫系统之间的联系。对长期的精神压力愤怒及忧郁削弱免疫系统的具体方式已经有了大量的祥尽的了解。因此,有些具有前沿思维的医生象Deepak Chopra写了不少优秀著作,他专谈我们如何用我们的思想来对免疫系统产失积极作用。答案对思想如何影响情绪己有了详尽的论述,发现了免疫系统还存在着一个概念上的问题,这是思想上产生的这种主要能量,而非物质性的东西,怎麽能转换成一种有能量的免疫分子,抗体,象一个自然的细胞杀手?换句话讲,一种纯的能量能转换成一种纯的物质?答案是,我们只是不知这它是如何转换的,其存在己经由爱因思坦的相对论解释清楚了,能量相当于夜光速相乘多倍的物质。这种研究物质与能量之间关系的学科称之为Quantum物理学[量子物理学] ,有关这种能量转化成物质的研究己经有过许多著作。

因为只使用传统西医治症方法是不够理想,较单一性。我决定要尝试多种不同医疗途迳。我妻子曾经读过一篇介绍居住本地的〔音乐能量医疗〕吴慎教授的养生医疗音乐文章,他发展了养主医疗音乐的体系。我曾读过Eisenberg医生的一本书叫做“与气相通”之后,我一直对中国古养生医疗〔音乐能量医疗〕有浓厚兴趣。这是一种传统的健身方法,中国人己使用了几千年,以此来强身健体。通过专门的音乐能量医疗法来对身体的能量产生影响,从而作用于身体上。我也听说过一些养生医疗音乐专家能将能量传递到外部的物体上及人体中。这是一种使用能量来治疗的方法,在中国己经有上千年的历史。好像没有针灸那样为人所不知其实,针灸与气都是通过气〔经络〕作用于身体穴位及能量通道,吴慎教授己经显示出他能在试验室及癌症病人身上阻止肿瘤的发展,其中的原理就是使其产生像自然杀手的细胞。在音乐能量医疗方面我们还有一个例子说明纯能量是这种无形的东西可以转变成物质。

作为一个神经科医生,我在捉摸在神经系统里那些具体部位可以通过养生医疗音乐治疗,可以产生提高免疫的效果。我也知道声音对神经系统也会产生很深的影响。音乐是一种通用语言。我很喜欢这句名言:音乐具有驯服野兽的魄力。在传统的中医以及印度的 Ayurvedic中,特殊的音符具有治疗特性。所以我自然很有兴趣结识能把音乐及养生[音乐能量医疗]接合一起治疗癌症及其它疾病的人。

当我得知自己的皮肤癌转移时,开始很震惊,思想很混乱。据说我只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再活五年,对此我极为惊恐及忧郁。我知道现有的治疗方法都具有毒性,也不是很有效。我确信长期的精神压力及工作的不顺己经大大削弱了我的免疫系统。我坚信如果我能彻底放松,心情愉快,这癌转移就不会发生。我感到最需要的就是恢复对自身的掌握感。我特别想能做些特殊事;从而调动起自身的治疗能力。当我遇见吴慎教授时,他给我留下的印象是他十分认真,对他治疗癌症病的能力充满热情。我观看了其他医生及癌症病人谈心中受益讲话的实况录像。吴教授特别强调积极思维的重要性,以及树立战胜困难的信心重要性。

我下定决心要使用传统的西医治疗方法包括手术及化疗,以及另类医症方法象养生[音乐能量医疗]。吴教授告诉我他特别不主张手术及化疗,因为这会削弱免疫系统。我知道他说得都对,但是我仍然害怕在面临这些绝病时完全抛开这些传统的西医疗法,所以,第一次治疗时我心里无底无法放松,思想上总是在考虑完全放弃西医疗法之后果。然而,第二次治疗时,在听吴慎教授创作的养生医疗音乐中,我感到很放松、很舒服。在以后的几次治疗中,我在身体不同的部位感到触电的感觉,或体表发痒以及短暂的振动。第二次治疗后的当晚,我被一种从未听过的声音吵醒。有时在治疗时我也能听到这种在静坐时听到Anahata natna的声音。渐渐地我开始按吴教授的饮食五味、五音及养生五法配合治疗,我感觉放松多了,对自己很有信心,感到所作的都有助于与疾病抗争。尽管我还有忧虑,但睡眠好多了。然而,我渐渐感到左腋下及胸部有痛感,我很害怕癌症再向周围的淋巴处发展。因此,我没听从吴教授的劝告,又去安排了手术时间,这是在吴教授治疗数周后作的手术。病理报告结果[是手术切片检查]说明在淋巴及手臂处的组织上没有一点潜遗癌细胞。回想起来,我坚信这种痛感是吴教授在治疗中的作用,是与癌病细胞作战及有效的反映。

另一有趣的发现是,手术后我有七天感到鼻子发炎,所以跟吴教授提起,他在一次治疗中特别在发炎的地方理疗,结果一点消炎药没用,病好了。

还是吴教授说的对,我不需要手术。但是做过手术的积极效果(切片检查无癌细胞)是我对吴慎医疗音乐这种治疗的效果充满信心,报告証实我膀子上再没有癌细胞,我确信手术时发现没有残留癌细胞是与吴教授治疗有直接关系。

吴教授花了很多时间向我解释中医、养生[音乐能量医疗]、哲学等道理以及能量体与身体的关系。他还不断鼓励我,要我抛开恐惧.焦虑及消极的思想。其结果是,吴教授的治疗与我自己用养生五法段练,我现在感到十分自信,我的长期存活力己超过95%。这种自信是不断成功的。其中的重要因素之一这是一种很有威力的方法来刺激免疫系统。当我第一次见吴教授时,我十分忧郁疲惫、徬徨毫无信心。我现在能量增强很多,身体感到很强状,对未来十分乐观,对此,我将永远感激吴慎教授。

(两个月后,又作了一次全面检查,证实癌症彻底消失,康复痊愈)

Dr. Hardley

 

我的名字叫滔德哈雷,是位神经科医师,在2001年9月底诊断出我确实患有恶性的淋巴癌,我没使用任何一中医疗方法,只经过吴慎教授精湛的医术《生命之乐》音乐能量医疗,成功的扼治了癌变后,于使我又重反我忙碌的神经科医生职业,今天很高兴在我六年来淋巴癌一至未有复发之季又一次与吴慎教授见面相逢。

 

我本身是热爱音乐的,因为工作繁忙并没时间做活动锻炼身体,所以每天只能利用上下班途中在车上一定聆听吴慎《生命之乐》中国音疗CD。

 

我有吴慎《生命之乐》系列音疗共有13盘CD,至于那一对我有效,其实我全都喜欢,尤其是对应肾脏的《水音》的音疗会给我精神振奋作用与心情愉悦,对应肝脏的《木音》音疗,我每天一早就听,让我一天有好的开始,《火音》对应心脏音乐使我平和,安祥,其他的我在一天中间听,所以五年来我的癌症没有再犯。

 

目前工作状况是正处于我的医疗繁忙期,事业上越来越好!因此我正研究如何用音乐提高工作效率及减少工作忙碌和压力,以便将自己的时间多用在吴慎《生命之乐》系列音疗,却尔增进生活质量。

 

我是在2001年11月检查得知癌症的,吴慎教授给我治疗成功至今2006年底已逾五年,目前完全健康 ,我对吴慎教授真是无限的感激和终身感谢!

 

哈雷博士美国脑神经权威医师,曾获得优秀医师大奖,获得杜克医科大学与佛州医学院MD. PHD双博士学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