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慎《音韻書畫》作品集序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0

音樂召喚書畫的生命藝術旋律

——吳慎《音韻書畫》作品集序

楊牧青

上圖:國際音樂療法大師吳慎教授
人類通過幾百萬年的發展,日月往復,滄海桑田,在無數先賢聖哲的智慧啟示與引領下,至今形成了一個文化、藝術、醫藥、科技、教育及至物質創造等方面相對來說是比較豐富的多元化世界文明格局。這種文化與文明的“格局”是一個交流互融的狀態,是趨於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特徵,是一片藍天共享的和諧地球。特別,近兩百多年來源於歐洲並逐漸形成的國際社會概念,在民主、自由、公平、平等、友好、和諧、文明的大世界觀下,給全球性的發展增益了許多始料未及的恩賜,給中西方文化、文明的發展注入了許多意想不到的養分,推動著人類不斷取得輝煌!
此期間,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和其所創造出來的幾萬年文明,在“東學西去”、“西學東來”的歷史進程中,以“上古文化”精髓和命脈,鑄就醫、易、道、儒、釋的文化思想大體系,灼見遠慮的給中西方文化、文明在交流互融過程中起到了極其重要的作用,甚至出現改變、影響某些區域、民族、國家的發展軌跡,這不僅僅是近三百年來科學技術對世界文明創造與推動的那麼地簡單。
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二十世紀中葉,偉大的中華民族、古老的東方在歷經戰火紛飛、飽受痛苦中建立了新中國,六萬萬同胞在百廢待興的華夏大地上,自力更生、艱苦奮鬥,創造出一個新的中華民族精神面貌,堯舜換顏,從此世界對“中國”有了不同的認識和新的發現。接著,擁有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中國,給全球拋出了一個“改革開放”的創舉,使全世界都得益!再接著,新時代下的文化興國、科技強國、堅定文化自信、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實施、“一帶一路”倡議、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和“亞洲文明對話”等一系列的大舉措,使整個人類再次蒙受甘霖!
然而,篳路藍縷,智者先行,任何一個文化,任何一種文明,都需要“人”去完成。人是天地之間的精靈,諸如東方的孔子,西方的耶穌,等等,全世界的人類文化、文明莫不如此

生於中國歷史名城“商丘”的吳慎先生,自幼志向遠大,先天智慧開竅於心,後天行識靈通於目,身為“天元天順”的醫藥醫學世家,毫不猶豫的就肩負起傳播、發揚中華民族文化的大任,成為中華醫藥文化發展史上又一名先行者,成為不可多見的全才型的“龍的傳人”——禀樂、醫、藝、道、技、氣、術、方等天賦之才於一身,可謂是曠世奇才!
悉知,吳先生乘中國改革開放的春風和國際大潮,早年就積極投身到世界性的文化交流與中醫藥文化事業推廣、傳播與建樹中。他,數十年的悉心研究,通過創新、改觀人們以往的普遍認知和思維,破譯《易經》五音八聲之玄理,解密《黃帝內經》五音治五臟之哲理,以“樂先藥後”為基,以“音樂療養”為用,為人的某些癌症頑疾消除痛苦,從而足跡遍布歐美各國家和東南亞諸國,行教以授,聲譽空前,影響很大。

吳先生經常講,中國人和全世界人應該明白什麼是真正中醫大夫“修行者”及中醫分三品的道理。他說,中醫上醫上藥有六大科目:一是宮廷醫學“樂先藥後、樂藥同源”;二是上古醫學精煉金丹精修真人;三是《黃帝內經》五音療疾、五音醫五臟;四是祝由十三科祝禁科,低頻能量、聲波共振的神奇治療奧秘;五是養生療法:琴棋書畫、詩詞佔頌、歌賦醫射、武騎六藝、樂舞賞古、詩韻茶道等文武操略及怡情作樂與延年益壽;六是破萬卷書:三墳五典、八索九風、詩經及夏商周春秋、唐宋元明清的精隨文化、律書、樂記、律呂典籍和醫學精粹文化。重點是:一要讀懂《山海經》地倫知識藏的是“精”,二要讀懂《黃帝內經》人倫知識藏的是“氣”, 三要讀懂《易經》天倫知識藏的是“神”,這三倫為“品”,只有讀明白了精氣神才有資格獲得品德與品行的“大夫”與道德的標準“醫”者。作為中醫大夫與“修行者”和養生大夫,我們看“夫”字是“天”出頭啊,只有修到真功夫與正能量,才有替天行道做救死扶傷的高超絕活絕技。

誠哉斯言不虛,是為要妙。惟大智者、上智者始能明了吳先生所說之究竟和一片悲心!讀萬卷書必走萬里路,登三山五嶽而臨名川大澤,操琴棋書畫以曉藝術真諦,磨練強悍體魄,冶煉骨肉魂魄與四肢百骸,鍛煉筋骨奇經八脈和百穴經脈,具備德才兼備的基礎知識與能力,才可有本能傳承遠古醫學的千古絕技,方可成為正宗的修行者與中醫大夫。大家要知道,中醫分三品。真正大師級養生中醫,應當向先賢聖哲們學習,謙恭以禮,會其心神,如同音樂、舞蹈、巫醫鼻祖葛天氏一樣為百姓排除疾苦!

因此上,吳先生的書畫藝術上就多了“與天地同和”的音韻。這是他將音樂藝術的美妙與書畫藝術的真諦“融玄和合”放到生命本體的“果”。約之,藝由道生,道賴自然,藝術規律出於自然,自然歸心於宇宙空間,點線交錯,心馳神往,不論中國水墨畫還是西方油彩畫,概莫能外。倘若時逢佳機,能夠一邊聽著吳先生髮明的“五音”音樂之聲,一邊欣賞著吳先生創作的“書畫”變幻之美,那身心境界定當非同一般。一音一聲皆為遠古天籟,一草一木均是心境南枝。通過音樂與書畫的完美結合,體現了天地之和諧、道德之和諧、生命之和諧的人類世界的“和諧大道”,這種和諧是生命藝術旋律!
龍的傳人,應具有的龍的精神,故吳先生的巨幅書法“龍”字,在氣韻深沉、音象幻化中震撼數千人,乃至上萬人的場景中令觀者讚歎不已。這對中華民族傳統文化元素來說,在國際大舞台上是一種令人矚目的表達方式。同時,吳先生亦有《音樂創造生命奇蹟》、《生命之樂》等百餘萬字著作行世,並與奧斯卡音樂獎獲得者John Leftwichams等世界級音樂大師們在好萊塢共創新世紀理療音樂—— “環境音樂”2014年榮登榜首,是有史以來“吳先生”東方主旋律音樂文化元素第一次進入了世界之巔。有關吳先生已經取得的業績和成就,在本冊中有許多圖文資料均能明證他被國際社會認可,被國家相關部門和領導首肯,被各界有識人士讚許。

今,吳先生《音韻書畫》即將付梓,不才在閱賞、學習中執筆以示祝賀!再之,也感恩吳先生的優秀弟子閆曉新女士給我們牽了這個善緣,一併示謝!所謂先生者,先天地而生,是為序。 2019年己亥金秋於北京。注:楊牧青,號草坪先生、法青居士,著名書畫家,國學智慧與人類上古文化研究者,藝術、文化、社會評論家,智庫決策專家,亞太聯(APPCF)執行主席,世界和諧聯合會主席團副主席,國際書畫家聯合會副會長。


吴慎《音韵书画》作品集序二羅錦堂 故乡身在东方中国的吳慎教授以“樂先藥后、楽藥同源、亦楽亦藥”的“首创”方法与通过视频、声电、光影等形式的《音韵书画》艺术进行完美的结合,给人们不一样的感知和享受。一是在视觉上带来了线条与旋律之美;二是用音频SW智能音楽声波共振加上视频的多元画面后,使“听觉”加“视觉”在左右脑的平衡后将人们从二维书画面带入了多维次的大美的空灵环境世界。因是,展现了合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精神与现代科學技术相结合的一个奇妙的综合艺術。
吳慎教授在美国创作編寫《生命之樂》——中國歷代聖賢至樂養生智慧文獻圖文編注上、下冊历史文献巨著。该書中基於中國古聖先賢流傳下來的以音樂、書法、繪畫、詩歌陶冶情操的方法,對以樂而能健康長壽者加以介紹和批註,把古人之所以能够健康長壽的秘笈詳細解說,不愧爲醫術治療疾病的典範。如今,“生命之樂”的養生醫療音樂在東西方世界已經引起了人們極大的興趣和青睐。
阅知,“樂”字在中華文化中源遠流長,先圣“司文鼻祖”伏羲氏結繩計數、畫八掛、造瑟塤調理百病,“樂”救萬民。遠古壽星彭祖修真養生而獲長“樂”。三皇五帝衆聖賢,試竹葦,定五音,立十二律,通人體經脈,康“樂”萬民。軒轅黃帝给後人傳下了醫書寶典《黃帝內經》,以五音應五臟,醫“樂”救人。老子《道德經》破天機而留五千言,大道無形, 大音稀聲,啓示世人道德之“樂”。周公、孔子制習“禮樂”教化身心。大禹創《禹步歌》抗溫疫,娛“樂”除疾。醫聖孫思邈,導引吐納《六字訣》,終生“樂”養。还有歷代文學家、書畫家如王羲之、虞世南、歐陽詢、顔真卿、李白、柳公權、柳三变、趙孟頫、文徵明、董其昌、吳昌碩、黃賓虹、齊白石、張大千等均是怡情爲“樂”,養生延年。

再如,從大科學家愛因斯坦到大畫家列賓、列維坦、康定斯基等均從“音樂”中汲取了大量的動力與靈感。“現代派舞蹈之母”鄧肯在樂聲響起的时候就能即興邁出充滿靈氣的舞步。在古老的“帕瓦儀式”中,印地安人日夜不休地歡“樂”歌舞,就能达到“樂”到病除,“樂”祛邪魔,而宗教音樂對人心情緒的淨化、安撫、調適——也可以從佛曲、道調的鍾罄和木魚聲中,從儒家的鑼鼓競奏、號角齊鳴聲中, 從基督教、天主教的鐘聲、風琴聲中, 從穆斯林的唱經中,從印度《奧義書》契合“瑜伽”的“唵”音吟唱聲中, 從西藏喇嘛誦經和長號的音韻中, 強烈地表現出來……種種跡象足以說明用音樂、書畫、舞蹈等藝術手段的確可以達到調心、增智、 治病、強身、益壽的效果。古今中外的科學家、藝術家、太極武術養生家及各種宗教均無不用音樂安撫靈魂、養生娛樂!


中國文化博大精深, 是世界文化中最爲瑰麗燦爛的寶庫。吳慎教授從中挖掘了許多尚無人探知的文化寶藏——這就是利用不同的音樂分別治療不同的各類疾病,通过实践证明,效果特別良好。在“乐药治疗”过程中,經常不必動用任何先進的醫療器械和設備,使患有癌症與疑難雜症者在毫無痛苦與毒副作用的理療狀態中,能够迅速自然地恢復健康,真是世間第一等之妙事!


吳慎教授創立的“養生醫療音樂”,繼承和發掘了中華傳統中“對症下樂 (藥) ”的古人智慧之道,將養生醫療與音樂結合起來,使失傳数千年的中國音樂醫術再現於世。“養生醫療音樂”運用五音聲波能量來達到醫療功效,調協人體陰陽,産生同感共振及生理變化,增進各臟腑器官的功能及相互作用,進而達到人體的氣血平衡,增強免疫力,現已廣泛地應用於臨床醫療。


吳慎破譯《易經》五音八聲之玄理,秘解《黃帝內經》五音治五臟之哲理,首創“養生醫療音樂”保健之法寶,并與美國癌症權威芬格樂博士合作試驗治癌成果,科學地給世人證實了中華祖先文明的高度智慧。


衆所周知,《妙法蓮華經》提及觀世音菩薩由於慈悲心而“尋聲救苦”的事情。凡因痛苦而呼喚“觀世音菩薩”名號求救者,觀世音菩薩便依聲音之所在前往救助。今时吳慎教授卻是“以樂(藥)救苦”,其亦有无量之功德。也就是說,他依據中國古代聖賢的醫學傳統,經過多年的研究與臨床試驗,開拓出“ 樂先藥后、楽藥同源、亦楽亦藥”的養生醫療理論體系與臨床療法,解除世人各種病痛。這需要我們更多地讚賞與共鳴,期以 “乐药大道”遍布大千世界!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五日於夏威夷大學。注:羅錦堂,字云霖,1929年生人,中国台湾第一位文学博士,美國夏威夷大學東亞語文系教授、哈佛大学中华戏曲目录编委会主任主编、德國漢堡大學中文系教授、香港大學中文系教授、台灣大學中文系教授、日本京都大學中文系教授,在世界多个国家讲学,为文化事业做出很大贡献,对中国古典文学深有研究,是元曲专家,著有《中国散曲史》、《锦堂论曲》、《罗锦堂词曲选集》等十余种。


上圖:吳慎教授欣然接受楊牧青書法作品《龍的傳人》

因緣殊勝,由於吳慎教授《音韻書畫》作品集的印行之需要,孰料使我對羅錦堂老先生“序二”文句能夠改、讀、潤色一二,實乃是一種修行與福報。

是日深夜,忽然想起了2009年我在杭州給時任海南省書法家協會副主席、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詹冰瑩女士“祖孫三代”的《詹氏三代——詹哲明、詹礪群、詹冰瑩書法藝術作品集》(文物出版社出版發行)三卷巨冊之第一卷“寫序寫評”的浮影——《探尋詹氏書法流派巡禮三代藝術氣象——寫在<詹哲明書法作品集>問世之前的話》。該三卷巨冊中當時不乏吳南生、陳永正、張海、吳東民、蘇士澍、翟萬益、劉恆、林岫、桂雍等可謂是國內頂級的書法界人物都寫了序言或者讀後記,竟然“大任以文心,細審讀墨跡”的我能給詹冰瑩老師的祖父詹哲明老先生(1878年-1971年)的那個第一卷巨冊上寫了讀序之文,出書後我甚感惶恐,也甚為感慨萬千。但是,藝海無涯,學也無涯,予小子也只好能以有限的生命對無限的藝術做出無悔、無愧之行罷了,褒貶自有春秋! ——2019年國慶前夕楊牧青隨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