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的驗證─吳慎的音樂為什麼能治病?

「吳教授的音樂,協調自然,不同於古典音樂,每次聆聽都有不一樣的感受。所以,我每天在家、工作和開車時都聽著這種音樂。有許多音樂都很好聽,但對我沒有醫療效果。只有吳教授的音樂有著很神奇的醫療能量。」

-美國腦神經科專家淋巴癌患者哈雷博士

為什麼只有吳慎的中國音療能夠進入人體皮膚竅穴、延其經脈、疏通氣血、調養五臟,達到養生延年的效果?

關鍵就在於吳慎獨創的旋律與旋律中獨特的聲波能。

DSC04523

進入δ波的深沉生命波和強化生命波

         吳慎教授將中國數千年蘊藏著高智能能量及深奧的哲理文化,用音符和聲波能傳遞給人們,通過五音聲波做載體,進入人體皮膚竅穴,可以延其經脈、疏通氣血、醫治五臟,進而達到袪除疾病、養生延年的效果 。

         吳慎中國音療對人體理療的科學驗證,在醫學上,已經有美國迪士尼醫院芬格蘭博士與吳慎合作治癌的臨床醫學報告;以及夏威夷大學醫學院助理院長及主席羅桑.賀立庚博士,使用吳慎中國音療對重症末期患者治療,證實音樂確實能將癌末病患的生活品質提高。

         另一方面,吳慎中國音療對人體的獨特療愈力,除了醫學的實證之外,近日在臺灣中央大學張榮森教授的光電科學儀器中,更確實驗證了吳慎教授的中國音療對身心的共振,可以作用在深層的α、δ波,強化生命波。

         2006年7月吳慎受邀來臺灣進行一系列音樂治療的學術座談與公益演出活動。7用15日下午,由國際醫學研究基金會、音樂心靈推廣協會及身體工房心靈文化聯合在臺北集思國際會議中心舉辦的「樂先藥後研討茶會」,由崔玖教授主持,邀集各方醫學專家、音樂家以及各領域的專業學者,針對音樂治療的推廣進行深入探討。會中,吳慎教授報告了自己數十年來在中國音療的研究與創作,同時與大家分享自己與芬格蘭博士合作治癌的案例。

         在聽過吳教授的報告之後,中央大學張榮森教授立即透過光學儀器,顯示聲波共振在人體所產生的經絡穴位及腦波變化。張教授非常欣喜,音波治療已經有如此珍貴的實證報告。過去,張教授曾透過光學投影出等高線,繪出脈象,驗證中醫七穴位。此外,張教授也透過光學儀器,證實在將耳朵隔音的情況下,特定的聲波打在手腕的脈搏上,可以使身體產生共振,也使對應的五臟六腑產生變化。這些驗證完全吻合吳慎教授在中國音療上,五音通五臟的研究。也就是音樂除了透過耳朵之外,也透過聲波共振的原理,直接影響體內的五臟六腑。张荣森教授

                                                  張榮森教授進行儀器測試及說明          

         共振的原理,就如同蕩鞦韆一樣,當共振頻率對了時,幅度就會增加,共振頻率受到相反力量阻撓時,幅度就變小。雖然表面上, 音樂不像打針、吃藥那麼強而有力,但以共振的原理來看,音樂的影響是相當深遠的,像雷射之所以會有很強的能量,就因為它本身就是共振的緣故。

         透過儀器顯示,我們看到,在聲音共振下,腦波也會發生變化。β波顯示我們處於一般活動狀態,α波、δ波顯示我們進入深沉放鬆或禪定狀態。張教授先以試驗方法,使受測者進入α波、δ波狀態,然後使用角、征、宮、商、羽五種音波,讓大家看到每一種音波都能集中在受測者腦波的δ波層產生作用,強化δ波,δ波是生命最深沉的生命波。現場張教授也使用了吳慎教授的音樂,證實吳慎教授的音樂確實能夠強化受測者的δ波,激發生命波,產生良好的共振,而這樣的共振正是可以治療疾病的。

         現場與會的專家學者,對吳慎教授的實證研究成果以及運用中國音療推廣預防醫學的概念,都非常肯定與贊同,認為音樂治療的確是未來值得努力方向,目前國內許多安寧病房也都相當重視音樂治療,相信吳慎的中國音療將可以造福更多人。

 和宇宙共振的低頻聲波

吴慎教授         在研討會後,吳慎教授又與張榮森教授進行深入的測試。測試的結果發現,吳教授隨時可以讓自己的腦波進入δ波狀態。更特別的是,吳教授說話時的聲頻可以出現48Hz的低頻。根據醫學研究,48Hz的低頻是一種特別的聲波,它可一平衡交感神經與副交感神經,付交感神經得到調整,可以恢復自愈能力,免疫功能的提高自然有著扼制癌細胞的功效。也就是說,吳慎的聲音就具有醫療的能量。

         更讓科學家們吃驚的是普通人左右腦電波是上下一起波動的, 吳慎使專家博士們振動是與因為他與普通人的左右大腦不同,奇怪的是他的右腦比左腦大三倍,這更引起了頂尖科學研究團體和醫學界的高度重視。

         闗於腦波,我們請教了研究地球物理、腦波和資訊醫學多年的陳國鎮教授,對腦波做深入的瞭解。

         β波(>13 Hz)是醒著時的狀態,屬於意識層的覺察範圍。

         α波(8~13 Hz)是剛閉眼睡覺時,或清醒時閉目入定狀態,此時腦波可以和地球電離層的基頻產生共振。這個頻段是意識連通潛意識的橋樑。

         θ波(4~8 Hz)是一般人酣睡的狀態,能與大自然共振的波長,超出電離層的範圍,是地球直徑的數倍大,心靈的活動空間變大。有天眼的能力,可以穿透時空的障礙。

         δ波(0.5~4 Hz)無時空障礙的心靈狀態,心靈可活動的範圍變得更寬大。

         關於聲波,陳國鎮教授指出,一般人說話的聲波頻率,男性約在95~142 Hz,女性約在272~558Hz,而吳老師的聲音卻被測出含有48 Hz的頻率,這是一般人都不容易出現頻率,而且這個頻率相當特殊,屬於可以進入天人合一的能量狀態,也可以啟動他人的動能,帶動身體的共振。這種低頻的聲音,耳朵聽不見,但身體、細胞都會與之共振。

         陳教授根據自身多年的研究說明:每個人的身體都有低頻頻譜,透過低頻頻譜的共振,生命體才能形成。當身體能產生低頻共振時, 身體和天地便能接通資訊,進入近乎天人合一的狀態,對身體的健康能產生修復的狀態。人體在進入深度睡眠時,就是進入這種低頻共振態,所以正常的睡眠對身體機能的修復非常重要。

         陳國鎮教授推斷,吳慎教授年輕時的聲音應該不是這麼低頻。如今,吳慎之所以能夠達到這個低頻層次,應該與他的修行有關。

         現代的學術專業和本位主義,讓每個人都像是一個孤島一樣,知覺的範圍既狹隘又獨斷。這是有「術」無「道」,無「道」則無「本」。任何創作,都要有本才能對生命有作用。如果只修術而無道,人的層次是不會進步的,唯有修心修德才能不斷增上。

         吳慎教授回憶自身的經歷,表示年輕時的聲音,確實不是這樣。應是多年來用心在音樂治療,心心念念希望救助更多人,才達到這樣的心靈層次。

         陳國鎮教授特別強調,身心靈的工作,要有修為的人才能去研究、證實、量化。所以一個要從事身心靈工作的人,一定要由狹隘的位主義,不斷的修心,讓胸襟和度量越來越寬大,才能由孤島逐漸連結成一片大陸塊,和天地同頻共振,進行身心靈的工作。

         吳慎回憶自己靜心創作時、在演講時,的確會有一種混混沌沌、與天地相通的超時空狀態,這正是已經超越本位主義與天地同頻共振的狀態。所以,吳慎教授宛如上接千古遼闊的時空在創作演奏,自然的接收了伏羲、老子、莊子的先人智慧,而成就中國音療中的千古回音。

         這類與天地同頻共振的樂曲,它的主旋律一定是低頻,同時每種樂器的頻段不同,音樂演奏的節奏要慢。旋律和旋律之間不能轉得太快,因為在轉接時,音和音之間的過渡太快就會產生高頻。古人深知這個真理,所以古樂的演奏完全遵守這個法則,像古琴和塤。低頻的音樂也使聲波影響的範圍擴大,像鼓音的低震動可以撼動極大的範圍。現代科學發現,象群常以低於5Hz的超低頻聲音彼此聯繫,因此得以在廣大的非洲草原上傳遞訊息,聯絡象群。

         就物理而言,要形成一個系統,要有整合系統運動的力量,才能形成一個整體。好比企業界的願景和默契,那是低頻資訊的交流, 也是聯繫企業存在的主力;而日常的工作事項經常是高頻資訊的交流。我們人類的生命和身體的生成,也要依低頻而生成。生命之初的單一細胞,經分裂為二個細胞,此時即有個低頻整合這個新組織。如此二而為四,四而為八,十個月後幾兆個細胞構成的複雜人體,形成頻率更低的資訊波來整合這個生命體,讓龐大數量的細胞群成為一個個體,也就是成為一個人。

         如果一個人的頻率紊亂,系統的整合就會出問題,身心就會出現各種奇奇怪怪的病狀。現代人雖不懂得靜坐以寧靜修心,但透過這些低頻的音樂或聲音,同樣可以調整身體的頻率,讓身心更統整和諧以獲得健康。

         科學的發達,讓原本不可測的經絡、穴位,包括氣功的物理性如電、磁、光或熱,都能透過儀器測出來。但真正關鍵而無法測量的是「德」和「善」,這才是我們真正要努力的方向。

發表迴響